查看新闻
壮丽70年·党领导中医药发展历程④:重要批示引领方向“西学中”蓬勃发展

       2018年10月11日,纪念毛泽东同志关于西医学习中医批示六十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会议指出,60年来的实践证明,中西医结合事业走出了一条符合国情、体现优势、发挥作用的发展之路,在新时代推动中西医结合工作要更加注重人才培养,注重科研创新,在中医和西医之间加强沟通,以更加开放的胸怀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

  60余年中西医结合发展历程,以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开班为起点,成就斐然。


首届“西学中班”学员毕业:探索中西医结合的成功实践

  1955年12月19日,卫生部中医研究院正式成立的同时,全国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在中医研究院举行开学典礼。共有84名全国各地选送的高等西医药学校毕业生和具有临床经验的西医师来院报道。

  全国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简称“西学中班”,教学地点设在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今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院址),以门诊楼三楼为教室。

  西学中班学员学习中医政策和哲学课程,重点学习中医理论和经典著作,又通过临床实习,亲身实践,见证了中医诊治疾病的独特疗效,深刻意识到了学习中医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为期两年半的学习过程中,有几人中途调离,故最后实际人数为76人。他们都是年龄在40岁以下的青年西医。

  1958年6月,全国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76名学员毕业。其中,约40余人分配到中医研究院工作,10余人分配到北京中医学院工作,10余人分配到北京市其他单位工作,另有10余人分配到全国各地。这批学员后来大都成了中医科研、医疗和教学骨干,在中医药战线上发挥了很大作用。

  1958年11月,《人民日报》刊载新华社报道《首批“中西合璧”医生诞生》,报道中称:“我国第一批‘中西合璧’的医生,已由中医研究院举办的中医研究班培养出来。学员们经过理论学习和临床实践后,基本上掌握了中医的理论,能运用中、西医两套医学技术进行临床诊断、教学和研究工作。他们从实践中已开始打开祖国医学的宝库,运用全面、辨证施治的中医治疗原则,治好了不少过去西医认为无法治疗的疾病。”肯定了全国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取得的可喜成绩和宝贵经验。


彪炳史册的重要“批示”:揭开中西医结合史的篇章

  1958年9月25日,卫生部党组向中央提交了《关于西医学中医离职班情况成绩和经验给中央的报告》,汇报了中医研究院西医学习中医研究班的情况和成绩,报告很快被送到毛泽东主席手中。

  1958年10月11日,毛泽东主席作了批示:“我看如能在一九五八年每个省、市、自治区各办一个七十至八十人的西医离职学习班,以两年为期,则在一九六〇年冬或一九六一年春,我们就有大约二千名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这是一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陈士奎在《毛泽东:中西医一定要结合起来》一文中谈及这一批示的深远影响时指出:“一是彰显出毛泽东对中国医药学的科学认识和论断,熔铸了这位伟大的思想家、理论家、哲学家、战略家的思维、理想、信念、情操、真知灼见和博大情怀。二是具有扭转乾坤的划时代意义,使过去西医反对中医,认为‘中医是封建医’‘中医不科学’,歧视、排斥中医的状况,在这一科学论断的深刻启发和引导下,开始重视和加强中医药学研究。三是成为我国中医药及中西医结合工作者的行动纲领,极大鼓舞了广大西医学习中医。四是为党中央和国务院制定卫生工作、中医药及中西医结合方针政策奠定思想和理论基础,为开创中西医结合研究和创造统一的新医药学提供了理论指导。”

  这一批示让全国掀起了西医学习中医的高潮。1958年之后,卫生部又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天津举办了6个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也相继举办了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培养了一大批中西医兼通的新型人才。其中不乏毛泽东主席在批示中所提到的“中西医结合的高级医生”或“高明的理论家”,如陈可冀、唐由之、方药中、费开扬、施奠邦、李经纬、余瀛鳌、吕维柏、陆天鑫、周霭祥等,为扩大中医药学的国际影响和传播发挥了巨大作用。

  之后,中医研究院又举办了第二、第三期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就是第三期西学中班学员。

  1960年2月,卫生部党组向中央提交《关于全国西医学习中医经验座谈会情况的报告》,提出了三点经验、四点意见。三点经验是:必须认真地批判轻视祖国医药遗产的思想;贯彻党的中医政策,必须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组织西医学习中医必须坚持离职学习与在职学习相结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并采取多种多样的方式。四点意见是:加强党对中医工作的领导,认真贯彻执行中医政策;西医学习中医仍然是目前贯彻党的中医政策的关键;在进一步开展西医学习中医的同时,要加强用现代科学方法来研究祖国医学的工作;加强中西医团结合作,交流经验。这三点经验和四点意见的提出,进一步提高了对中医政策的认识,加强了中西医的团结。

  实践证明,毛泽东主席这一批示是中医药学及中西医结合医学发展史上的经典篇章,像一座灯塔照耀中医药以及中西医结合发展的方向。


开中医教材编写之先河:第一本中医教材出版

  1955年3月,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前身)第一期中医进修班开学时,全国还找不到一本符合高等中医教育要求的正规教材,只能采用任课老师编写的临时讲义。如何编写出适合中医高等教育的系统教材?这在当时可谓是困难重重, 既无可供参考的前人蓝本借鉴,也缺少有经验的编写人员 。

  鉴于这种情况,当时的校领导开始策划并组织专家编写教材。时任江苏省卫生厅厅长的吕炳奎对此十分关心,多次询问教材编写情况。他调任卫生部中医司司长后,再次提出由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来完成教材编写任务。卫生部为了解决各地西医学习中医、各医学院校增加中医课程以及中医带徒弟、中医学习的需要,特指定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编写一部比较合适的教材——《中医学概论》。

  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庆纪念文集《山高水长》中有一篇文章这样描述编写过程,“当时学校抽调了在校的教师、学员近百人,其中30人写书,60人誊抄,另有学员统稿。后经专家审阅、反复修改,1958年初交人民卫生出版社。”

  该书的统稿人之一、已故国医大师王绵之曾追忆当时的情景,感触很深。他说,隆冬时节,我们挑灯夜战撰写书稿时,由崑副校长亲自为我们生炉取暖,递茶送水。晚上9点钟,还指示炊事长送来热气腾腾的宵夜。

  1958年10月,《中医学概论》正式出版。

  《中医学概论》分上、中、下三篇。上篇包括中医学术的基本理论和医疗原则,分阴阳五行、藏象、经络、病因、症候分类、诊法、治疗法则、药物、方剂等章。中篇包括中医临床各科的概要,分妇、儿、外、肺、喉、针灸、按摩、护理等章。下篇叙述内经、伤寒、金匮、温病学说等内容。

  通过学习《中医学概论》,可以了解掌握中医基本理论和一般临床知识,为深入学习中医打下良好基础。《中医学概论》不仅可以作为西医学习中医、医学院校中的良好教材,也可作为中医教徒弟、中医本身学习的参考。

  为满足广大中西医务人员学习中医的迫切需要,《中医学概论》第一版就出版了十万册。全书共四十六万余字,上、中、下三篇合为一本,由各地新华书店发行,精装本定价2.6元,平装本定价2.2元。

  《中医学概论》从理论到实践概括了中医学术的全貌,贯彻了中医整体思想,在指导临床实践上,突出地显示了理论的重要指导作用,克服了古今各家的偏见,为读者引导了学习中医的正确方向,开中医教材编写之先河。(徐婧)


链 接:

1961年

  •2月 中共卫生部党组书记、卫生部副部长徐运北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中西医团结合作努力发展我国医药科学》,全文分5个要点:①中医好,西医好,中西医结合起来更好。②继承发扬、攀登高峰。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④广阔的研究途径,正确的工作方法。⑤亲密团结,并肩前进。

  •5月 卫生部外贸部下达《进出口药材相互拨交作价暂行办法》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