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闻
四川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回顾与展望


我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项目开始于2006年,至今已有十余年,现将发展现状概述如下:


1.总体目标

在艾滋病中西医理论的指导下,发挥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特色和优势,紧紧围绕“体现对HIV感染者的关怀,履行中国政府承诺;改善HIV感染者的生存状况、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继续研究中药对HIV感染者的疗效;优化完善中医药、中西医结合的艾滋病治疗方案;寻找新的艾滋病相关病证治疗途径或方法”5个方向。为更多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提供安全、有效、优质、可及的医疗服务。


2.发展历程

中医对艾滋病的认识经历了从“模糊混沌-逐渐清晰-全面了解”的过程,研究历程可以简单概括为“试治-试点-重大专项”,发展脉络可分为:感性认识阶段、初步探索阶段、逐步规范阶段和相对完善阶段[7]

2.1感性认识阶段

我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开始于2006年,当时由张毅教授组成的专家组团队,不辞辛苦,深入基层,到凉山州、攀枝花等地,每年4次巡诊、复诊患者,了解患者病情,为患者诊治,积累了丰富的防艾治艾经验。

2.2初步探索阶段

通过初步的认识及与艾滋病患者的接触,初步确定了艾滋病的证型及疾病变化规律,在这阶段,初步探索,使用了扶阳解毒颗粒、芪苓益气片、乾坤宁等中药制剂,在临床与实验等方面进行了初步探索和有益尝试,初步确定了扶阳解毒颗粒、芪苓益气片在艾滋病患者治疗中的作用。

2.3逐步规范阶段

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开始探讨切入点和构建疗效评价体系,加强了区域合作,参与了国家“十二五”、“十三五”科技重大专项“中医药延缓HIV感染者发病、促进免疫重建及降低耐药的临床研究”和“中医药对HIV感染者干预作用研究”,开展了用于男男HIV感染者直肠尖锐湿疣的清解栓研究、培元胶囊对HAART后免疫重建功能的影响研究。

2.4相对完善阶段

目前我省开展了中医证候学临床及基础研究、艾滋病皮肤瘙痒湿热内蕴证中医治疗方案、基于邪气正安思想探索愈疡胶囊联合HAART促进HIV感染者免疫重建、延缓发病的前瞻性临床研究及健脾温阳解毒法对HAART所致药物性腹泻的临床研究,这将会对全面提升我省艾滋病中医药防治能力、构建艾滋病中医药防治体系产生深远影响。


3.成果凝练

   3.1临床疗效

   十三年来,我省中医中药已经累计治疗HIV感染者1800余例,正在治疗病人900余例(不包含重大疾病科学研究的病人408例)。使用的中药制剂有芪苓益气片、扶阳解毒颗粒、乾坤宁等,通过临床记录及观察发现,中医药在HIV/AIDS治疗方面,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调节患者的免疫功能,中医药在免疫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1-2];②降低HIV感染者的病毒载量,中医药对降低病毒载量有效果,有效率可达60%以上[3-4];③改善患者症状,中医药在改善患者自觉症状、增加体重及减少感冒次数是有明显效果的[5];④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6]从2006年项目开始以来,目前仍在组的患者共有45例,且能生活自理,有一定劳动能力

3.2指导性文件

制定了四川特色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临床方案(2010版)”,结合四川省中医药产业的特色,经反复筛选,确定了综合性的中医药优化方案。提出艾滋病治疗首先明确“病”、“证”、“症”之间的关系,辨证必须遵循“以病为先,先期(西医)再型(中医),病证结合”的中医辨证思路。制定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蛇串疮的诊疗方案;2015年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作为技术文件发布全国使用。为了规范全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避免治疗混乱,指导全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我们经过中西医专家反复讨论,历经四年,通过2014年2月“四川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工作专家组会议讨论,拟定了“四川省中医药治疗HIV感染者指导意见 (2014)”,“HIV感染者中西药合并使用的指导意见(2014)”,“HIV感染者合并尖锐湿疣中西医结合治疗指导意见”,“艾滋病相关皮肤感染中医治疗指导意见”,“艾滋病相关血小板减少症中西医结合治疗指导意见”,“艾滋病发病期“两低”患者中医治疗指导意见”,“艾滋病相关腹泻中医治疗指导意见”等技术文件,并于2014年3月颁布,以指导全省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临床工作。

3.3中药制剂

在艾滋病中药制剂研发方面相对比较滞后,存在很多困难,目前仅有扶阳解毒颗粒或专利一项,还未申请院内制剂;清解栓临床证实有疗效,未申请专利,有待下一步研发;培元胶囊临床试验失败,仍需继续努力。艾滋病中药新药的研发工作任重而道远,可通过“有效部位(成分)配伍组方”“吸收/代谢付昂原成分配伍”“循证药学临床筛方”等途径探索艾滋病中药制剂的新思路和方法。


4.中医药参与度逐步提高

4.1治疗人数不断增加

我省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与2006年开始,对HIV/AIDS患者进行关怀救治。截止2019年6月,我省累计治疗患者1800余例,全省共有15个艾滋病中医治疗点。

4.2研究队伍不断壮大

目前从事我省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的医疗及科研机构已成规模,有1家科研单位,2家传染病医院,4家疾控中心,7家综合性医院。中医防治艾滋病队伍不断壮大,每年均会对全省及中医药诊疗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建立了一支覆盖全省老中青结合的中医治疗艾滋病临床与基础研究队伍,培养了大量的博士、硕士研究生。

随着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工作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HIV感染者开始寻求中医药治疗,希望减轻症状或药物的不良反应,提高生存质量或延缓疾病进程。大型科研协作在全省各地逐步展开,特别针对凉山彝族自治州,将继续在中医药艾滋病切入点、艾滋病病因病机、疗效评价指标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不断完善技术方案,明确人群定位。建议不同人群在不同阶段运用中西医协同治疗临床方案,创建中西医协同治疗艾滋病的四川模式。尽管目前中医药在治疗HIV/AIDS已经取得一些成绩,但是HIV/AIDS是一种及其辅助的难治性疾病,中医药要充分发挥其治疗的优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任重而道远。


(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刘晶晶,张毅,彭鑫,杨欣怡)

【参考文献】

[1]吴亚梅,张毅,唐瑞阳,等.芪苓益气片对HIV感染者CD4细胞计数的影响[J].中医学报,2014,29(4):467-469.

[2]张海洋.乾坤宁对97例HIV感染者的自身前后对照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4.

[3]闫利源.扶阳解毒颗粒对艾滋病无症状期客观指标的影响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2.

[4]张美玲.不同剂型扶阳解毒制剂对HIV感染者疗效的自身前后对照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4.

[5]张毅,娄方璐.芪苓益气片对HIV感染者临床症状影响的研究[J].四川中医,2010,28(3):58-59.

[6]田淑娥.服用中药6年以上的HIV感染者疗效分析[J].成都中医药大学,2015.

[7]刘颖,王燕,王建.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的机遇与挑战[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2,18(2):221-222.